导航菜单

俄沙停战也拦不住的“负油价”-泰坦尼克号沉没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即使沙特和俄罗斯之间“停战”,油价依然可能承压。

不过,据中新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2日,俄罗斯能源部部长诺瓦克表示,俄罗斯可能恢复与沙特的石油谈判。他在接受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采访时还表示,俄罗斯将继续与美国就石油市场进行讨论。

据沙特阿拉伯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2日,沙特呼吁OPEC+召开紧急会议,以达成公平协议稳定石油市场。沙特表明,若其他产油国同意加入合作,沙特会考虑将石油产量降至900万桶/日以下。而当天早些时候,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双方讨论了共同关心的话题,特别是世界能源市场的形势。

同日,俄罗斯能源部部长诺瓦克表示,俄罗斯可能恢复与沙特的石油谈判。

页岩油企成首个“牺牲品”尽管石油价格战出现缓和契机,但近期的油价下跌已经导致成本较高、近年产量大幅增长的美页岩油生产商受到冲击,甚至破产。

这样的价格对生产成本较高的美国页岩油商来说,基本无利可图。据路透社收集的数据,美国页岩气盆地的盈亏平衡点大约在39至48美元之间。截至目前,WTI原油已经在25美元下方持续近半月。

双方僵持不下之时,美国出现全球油气行业首个“牺牲品”。当地时间4月1日,美国石油巨头惠廷公司申请破产。与之相伴的,还有即将陷入瘫痪的全球石油库存能力。专家推算,如果没有任何改观,未来全球库存将在几周至几个月内陷入瘫痪。这意味着油价可能降至零以下。

过去一个月,供需两侧冲击导致油价下跌了一半以上。上周,WTI原油跌破20美元关口,创18年新低。

但克里姆林宫方面很快“辟谣”称,“与沙特的对话‘尚未开始’,也‘没有计划’”。“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就任何具体甚至简要的协议展开讨论。大家对石油市场的现状也都不满意。”俄总统普京新闻发言人Dmitry Peskov说。

与5年前相比,降低盈亏平衡价格空间更加有限。Oilprice.com网站撰稿人Irina认为,E&P不可能无限期创新,也不能将盈亏平衡价格降低至0,更重要的是,页岩气田的某些(开采)部分将面临更高的盈亏平衡点。

俄沙停战也拦不住的“负油价”

更糟糕的是,在美国部分运输不便又缺少买家的内陆地区,已经出现存储空间耗尽的情况,生产商只能被迫推出“负油价”。数据显示,能源巨头Mercuria在3月中旬对怀俄明州的沥青酸稠油报价为“-19美分/桶”,也就是说,生产商要贴钱才能让买家把石油弄走。

但世殊事异,过去的“解药”可能不再有效。

作为全球石油需求中的一大波动因素,美国汽油需求也在急剧下降。IHS Markit估计,在应对新冠疫情期间,美国汽油需求可能暴跌50%以上,下跌水平超过大萧条期间。

“而在高收益债券市场低迷的当下,继续选择发债融资缓解资金困局或许已不可行。页岩油企业将不得不大幅缩减资本开支,从而保证现金流稳健,但这势必直接对页岩油产量形成压制。”

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最近几天与俄罗斯和沙特领导人进行了交谈,预计将达成一个结束当前石油价格战的协议。他还“预计和希望”沙特、俄罗斯将减产“1000万-1500万桶”。

美国银行认为,未来油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世界是否可以在几个月内控制住疫情,以及价格战是否会持续到明年或以后。

紧接着,沙特方面也作出回应。该国呼吁召开紧急OPEC+会议,并表示OPEC+将恢复石油市场必须的平衡。“而如果其他产油国加入合作,沙特将考虑将石油产量降至900万桶/日以下”。

在上一次石油价格战(2014年至2016年)期间,美国页岩油勘探和生产商(E&P)曾依靠发债融资、严格的成本控制和提高效率存活下来。

油价或降至零以下CNN指出,造成油价暴跌的主要原因仍是需求疲软,而非供应过剩。一些市场分析人士表示,全球采取防疫措施导致原油需求下降非常严重。这意味着,即使几个主要生产商减产,影响也有限。

沙特还称,希望美国生产商、加拿大、墨西哥和其他G20集团成员国也加入减产计划。

OPEC代表表示,俄罗斯和沙特尚未就任何减产规模达成协议。

当地时间4月1日早间,美国惠廷石油公司宣布,已向德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并促使其股票在纽交所停牌。今年一季度,惠廷的股价实质共计蒸发91%,这也是美国第一家页岩油商因价格战申请破产。分析师警告说,油价下跌将掀起美国能源行业的整合浪潮或破产浪潮。

当地时间4月2日上午,特朗普又同沙特王储就原油问题进行了通话。

广发期货发展研究中心副总经理王荆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与传统石油相比,页岩油生产成本的确较高。“据我们测算,在全年均值40美元/桶的假设下,北美页岩油行业将有8家企业面临巨大债务压力,合计产量在107万桶/日左右,这几乎相当于美国全年的供应增量”。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沙特的原油供应已在4月1日当天增加至逾1200万桶/日的创纪录产量。

随着4月1日原有OPEC+减产协议正式失效,沙特“如约”将原油产量提升至超过1200万桶/日。俄罗斯虽未提升产量,但至今没有大型油企寻求纾困。

此情此景,特朗普很难坐视不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特朗普于当地时间4月3日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等公司首席执行官会面,讨论对沙特石油征收的关税,以及放弃此前一项“只有悬挂美国国旗的船舶才能在美国境内运送石油等货物”的法规。

“页岩岩层并不都是一样的。某些(开采)部分的石油会比同一气田其他部分提炼成本更低,但这些‘甜点’已经吃完了,留给勘探商的只剩开采成本更高的油田。”

分析人士估计,目前石油市场每天“供过于求”的量大约为2500万桶。由于过剩的原油可能在未来几周至到几月的时间里超过现有存储容量,专家认为,美国原油库存已占有效库容近90%,满库为大概率事件,而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全球石油存储能力也会在近期陷入瘫痪。

美国银行认为,未来油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世界是否可以在未来几个月内控制住疫情,以及价格战是否会持续到明年或以后。

这意味着,油价将很有可能降至0以下。

3月30日上午,WTI原油跌至19.92美元/桶低点。这是在正常交易条件下,WTI原油18年来首次跌破20美元关口。

“握手言和”?原有OPEC+减产协议失效后,沙特增产如约而至。

鉴于石油价格战的巨大影响,3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电话中探讨石油及疫情问题,双方仅在表面上肯定了全球能源市场稳定的重要性,并无实质进展。